欢迎访问:色和尚久久视频手机版-猫咪色和尚在线视频久-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诸神的黄昏外传(2.0版)】(女生集体献祭篇)作者:lfvx1982&屠美

字数:1018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生集体献祭篇

  置身于这片由赤裸裸的女性胴体组成的白色肉林中,亲眼目睹那一具具被栉木贯穿的娇媚女体紧密竖立,放眼望去密密匝匝无穷无尽,身在其中的感觉更是荡人心魄震撼心灵。这惊心动魄的壮观景象震撼着这批来自枫露女中的女孩子们那骚动着的芳心,令她们心猿意马流连忘返,更加坚定了自己深深渴望着加入其中充当祭品的美好信念。

  这是枫露女中一个应届毕业班的全体女生,她们通过班长文欣的干爷爷陆博行是祭园首席主管的关系,获准参观正在修建中的祭园。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尤其是可以近距离接触文欣的干爷爷,这让她们颇为兴奋,因为他还是枫露王室聘用的专家,经他亲手制作的祭品何止千万。

  陆爷爷可是她们心中的偶像呢,包括枫露女王董婷儿、长公主董若兰在内,还有数不清的名门望女,都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性命交代在了他的手中。凭着一手超一流的徒手穿刺的本领,陆爷爷赢得了无数渴望成为祭品的女性的芳心。
  陆爷爷很忙,虽然位居祭园首席主管,但他仍然奋战在第一线上。陆爷爷是在忙完了当天的工作傍晚时分才接待她们的,落日的余晖下,挂在半空中的祭品披上了金灿灿的外衣,更使得整个祭园增添了一丝神秘的光彩。

  浩浩荡荡的女生队伍紧跟在陆爷爷的身后,她们睁大了惊奇的眼睛欣赏着这独特的林间风景。千姿百态的一个个祭品令她们目不暇接,不少漂亮的少女还在拿着相机拍摄。身后传来一阵马达的轰鸣声,那是足足十几辆满载着白花花的赤裸女体的小型货车,排成一列长队沿着林间小道急匆匆的向这片白花花的女体林海驶来。

  小女生们纷纷避让,清脆悦耳的嬉笑声在祭园上空回荡着。车还没停稳,几十个健美的女孩子便围了上去,她们一边愉快的交谈一边娴熟的卸货,只不过在她们手中搬动的是一具具和她们一样的雪白柔软的女性肉体而已。

  从十几辆货车停下到卸货完成,仅仅只用了五分钟的时间。那些白花花的赤裸女体被简单的叠放在一起,货车队伍便绝尘而去。这些健美的女孩子们不紧不慢的将卸下的货品分类整理,按照女体的高矮胖瘦,每十具体态相似的为一组,分别将贯穿她们身体的栉木插入相邻的圆孔中。

  由于是重复了无数次的工作,这些健美的女孩子们的效率极高,她们动作娴熟分工明确,一小片新的女体肉林很快便融入了广大绵延的肉林主体之中。
  「姐姐,你们的动作真熟练啊。你们是志愿者吗?」文欣歪着脑袋欣赏着刚刚被竖起来的一具被穿在栉木上面的女体。

  「整天都是做这个工作,做的多了自然熟能生巧啦。」一个圆脸齐脖短发的女孩子笑嘻嘻的应了一句。「我们当然是志愿者啦,做满三个月,姐姐就能穿在上面享受了。嘻嘻,再过三天,就是姐姐的好日子啦。」

  「姐姐,恭喜你了!姐姐身材那么好,脸蛋又那么漂亮,穿在栉木上面一定是件不错的祭品。」文欣的小嘴很甜,让那圆脸的女孩子脸上笑意如花。

  「嘻嘻,小妹妹,你可真会说话啊。」圆脸的女孩子心里美得小嘴都合不拢了。

  「慧玉,你很快就能享受了,可我还早着呢。这日子过的真慢啊!」与那圆脸女孩子搭档的长发瓜子脸少女叹息了一声。原来,圆脸的女孩子叫慧玉呢。
  「你也快了呢,干到现在接近两个月了吧?别心急啊,要把工作做好才是呢。
  陆大叔办法真多,用我们女性志愿者做这项工作,既节省了祭园的开支,也拉近了和我们的关系呢。我们女孩子干活心细,现在把那些小伙子们都挤出去了。「慧玉嘴里说着心里美滋滋的,她的心情好极了。

  「是陆大叔带你们来参观的吗?嘻嘻,大叔的眼光不错呢。嗨,我们又要干活啦,你们继续参观吧。」慧玉望着她们咧了咧嘴挥手道别,她的笑却显得- 意味深长莫测高深,让文欣摸不着头脑。

  谈笑之间,那来去匆匆的货车队伍已出现在新的肉林边缘。

  「陆爷爷,你快看啊,这个女人还活着呢!咦?那边还有几个,她们都已经穿在栉木上了,居然还能蠕动呢!哎呦!还有这个扎着马尾辫的姐姐,她的眼珠还在转着看我们呢!」文欣伸出手好奇地摸了摸一件刚刚竖起不久的祭品,突然间象发现新大陆一般大吆小喝起来。

  「文欣,她们现在已经是奉献给诸神的祭品了,你们要注意称呼哦。这几件祭品都是在活体穿刺区被处理的,只要穿刺的效果不错,祭品们就能坚持一段时间。」陆博行耐心的解释道,「好的穿刺机能减少对体内脏器的损伤,接受穿刺机成功活体穿刺处理的祭品一般都能坚持到两三个小时的。」

  「陆爷爷可是赫赫有名的活体徒手穿刺超一流高手,她们中有没有陆爷爷亲手穿刺的呢?陆爷爷的活体徒手穿刺可是一绝,有幸经陆爷爷亲手穿刺的祭品坚持的时间会更久一些吧?」文欣和她的同伴们望着陆爷爷的眼神充满了崇拜。
  「她们几个都是在穿刺机上享受的吧。爷爷徒手活体穿刺的祭品一般都能坚持到三个小时以上,祭品坚持的时间也会更久一些的。因为是纯手工操作,可以在穿刺时照顾到祭品的身体反应和感受,灵活控制穿刺的进度,祭品享受到的刺激和愉悦会更大一些。只是徒手活体穿刺耗费时间太久,还要消耗大量的精力体力,而且要求祭品自身的条件优越,完全出于自愿,拥有极好的心理承受能力,因此爷爷每天徒手活体穿刺的祭品数量都是有限的。」陆博行哈哈一笑。

  「陆爷爷,那您看看,在我们中间有没有身体条件达到符合您徒手活体穿刺的要求的?」文欣说着狡黠的冲着伙伴们挤了挤眼睛,她们都是一脸掩饰不住的兴奋。

  「你们呀,一群野丫头,身子还没长全呢,脑袋瓜都在想些什么呀?」陆博行当然知道这些丫头们在想什么,他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陆爷爷,我们可都是签署了志愿者协议的。只要您愿意动手,就是把我们全都做成祭品,也是符合规定的呢。陆爷爷,您不是说过很喜欢我们的吗?」文欣觉得有门,她瞪大了眼睛,一群女孩子们充满渴望的眼神都聚焦在了陆博行身上。

  「陆爷爷,求求您了,您就破破例,把我们都做成祭品吧。」| 「陆爷爷,这片林子这么大,您悄悄的把我们藏在里面,没有人能找到我们的。」

  「这可是我们难得的机会哦,趁着陆爷爷现在还有闲心,快点把我们都穿起来吧。嘻嘻,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陆爷爷,我们的身子都嫩着呢,哪个的肌肤都很水灵。不信您掐掐看?」
  「陆爷爷,您不喜欢吃吃嫩草吗?我们的红丸都留着,那就算是我们这些穷丫头付给您的一点报酬啦。」

  「陆爷爷,我们都很会很乖很乖的让您处理,不会费太久的时间,您就辛苦辛苦吧。」

  一群丫头们围着陆博行叽叽喳喳七嘴八舌说个不停。这群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来意不言自明,她们果然是自己送货上门了。陆博行心底非常明了文欣这个小丫头的底细,而她们与文欣一样,都是沾文欣的光送上门来让他穿刺的!

  虽然她们都已签署了志愿者协议,但是要通过层层选拔成为真正的志愿者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文欣和这群丫头们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想走捷径亟不可待的她们抓住签署了志愿者协议就有资格成为祭品这一条,渴望通过利用文欣的干爷爷是祭园首席主管关系,偷偷走这个后门。

  文欣和这群丫头们都是十五、六岁的青春年华,她们稚嫩的青春胴体有着成熟女性不可比拟的优势。陆博行有些动心了,于是很快便达成了协议,文欣和两个相貌最为清秀身段最为姣好的丫头享受活体穿刺,其余的丫头们则享受斩首后将无头的尸体做成祭品的待遇。

  「陆爷爷,您可真有眼光啊,这两个丫头可是我们班里最漂亮的呢女孩子呢。」
  文欣笑着吐了吐舌头。

  既然自愿成为猎物的她们个个都是跃跃欲试神情激昂已经进入了状态,身负重任的陆博行当然是义不容辞了。陆博行阅女无数,可一次处理掉一个应届毕业班全体女生却还没有尝试过,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挑战。她们浩浩荡荡的队伍折向了陆博行设在女体肉林里的临时处理点,仍在那边忙碌着的慧玉匆忙中瞥了她们一眼,满脸的惊讶之情已掩饰不住。虽料到文欣和几个漂亮女生会被享用,却没想到会是她们全体。她俏皮的抛了个飞吻送了过去,只是满脸兴奋的俏丫头们谁也没能觉察到。

  文欣她们全班可是足足七十二名女孩子呢,她们直奔主题,一个挨着一个站在斩首台前,队列排成了一条蜿蜒的长龙。她们有些不敢相信,陆爷爷有能力在天色黑透之前的一个多小时之内,会把她们全班的女孩子都穿起来加工成祭品。
  为此,她们还与陆爷爷半真半假立下了一个赌约。

  她们都穿着女学生常见的浅灰色水手服,短短的裙摆,长长的白袜,普通的黑色小皮鞋再配上一双纤细白嫩的玉腿,这款雅致的校服将她们装扮的像个精致的女生版芭比娃娃,还衬托出了虽未发育成熟但已初具雏形的玲珑曲线。

  陆博行让她们解开水手服的前襟纽扣却不用脱掉,只是让她们敞着怀,再将自己那短短的裙摆撩到了腰间。她们的乳罩同样不用解下,松开乳罩背后的搭扣就可以了,这样小小的罩杯也就无法妨碍他把手伸进去蹂躏品鉴一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正是最为害羞的青春年华,善解人意的陆博行没有强行要她们把自己剥个精光。青春期的少女总是特别害羞的,要是脱得精光会使她们无地自容。
  陆博行设在女体肉林里的临时处理点条件是简陋的,完全是纯手工操作,但穿刺用的栉木和斩首用的大斧却一应俱全。显然,这个临时处理点使用频率颇高,大片大片的血泊遗痕清晰可见,血迹斑斑的斩首台散发着浓郁是血腥气息,小山般堆积在那里的尚未清理的女人衣物,一长排竹筐内装满了脑后拖拽着长短不一各式秀发的人头,还有竹筐容纳不下而堆积在那里的成堆成堆脸蛋俊美的女人头颅。

  血迹斑斑的斩首台散发着浓重的血腥气息,尤其是那用来搁脖子的凹槽,那里面全是黑呼呼、滑腻腻的血块和肉屑。女孩子们都是非常爱干净的,可排在第一的那个少女竟毫不犹豫的主动趴在血淋淋的斩首台上,并自觉地把她那雪白干净的颈子搁在了血腥刺鼻的凹槽上。能享受到陆爷爷的亲手处理已使她们心花怒放,所以她们才会有如此自觉的举动。

  看见这小女生能如此自觉的做好被斩的准备,陆博行显得特别满意。他没有急着享用她那稚嫩的青春胴体,而是伸手扶着酥肩让她直起了身子。

  「丫头们,你们都知道活体徒手穿刺是爷爷的一绝,可是你们谁也没有看过爷爷的现场处理。你们就要被爷爷做成祭品了,在你们死前爷爷送给你们一个小礼物,让你们见识见识爷爷的拿手绝活,左右开弓双女同穿!」陆博行笑眯眯对着即将斩首的女孩子们说道。「哎,那两个俊丫头,过来,你们俩先上场吧。文欣是你们的班长,就放在最后压阵。」他冲着已经选定活体穿刺的那两个俊俏丫头招了招手。

  排成一字长队的女孩子们哄的一下都围上来了。这可是意外的惊喜呢,她们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睛,屏住气息等待着好戏的上演。陆博行随口的一句左右开弓引起了女孩子们的兴趣,她们睁大了眼睛等待着陆大叔一展身手。

  这两个俊俏丫头一个叫冬丽,另一个叫美雅,她俩涨红着俊脸在女孩子的欢呼声中跑了过来。本以为陆爷爷会是先完成班里那些女孩子们的斩首才会穿刺她们三个的,根本就没有想到先拨头筹的会是她俩,这让文欣也感到有些意外。
  陆博行把敞着怀的冬丽和美雅那解开了搭扣还挂在香肩上的乳罩向下拉了一拉,暴露出她俩的乳头,然后开始脱她俩那碍事的小内裤。老于此道的他刻意将动作放慢,仅用一个手指轻轻勾着内裤的边沿,让卷成一团的小布料沿着她俩水嫩修长的玉腿轻柔的向脚腕滑动。

  冬丽的发育才刚刚开始,胸前的一双淑乳根本没有成型,只是两团刚刚开始隆起的肉坨坨,乳晕的色泽有些深,摸上去手感很硬净。她的相貌虽然很清秀,可是面颊额头却隆起了不少烦人的小痘痘。她的两腿之间是那诱人的隆起,稀疏的阴毛还盖不住阴道口。美雅虽然年龄更小一些可是发育的不错,身材也高出两指,她的乳房是不错的覆碗型,同样很硬净,摸着却有些弹性了。她的两腿间却是存毛未生,非常光洁。

  十六岁的冬丽俏皮的做了个鬼脸,她弯下腰撅起了自己的小屁股,笑意盈盈的望着陆大叔。在她身边十五岁的美雅不甘示弱,同样弯下腰一双玉琢般的粉臂扶着自己修长的大腿,小屁股撅得更高。她俩并排跪在那里,脸上带着的神情仿佛是谁也不服谁。

  陆博行挪开冬丽和美雅正在遮掩羞处的双手,又将她俩的双腿分得更开些,然后他那沾满了春药的手指便滑入腿间的玉门,把催情的药水均匀的抹在她俩那同样粉嫩的小阴唇上。冬丽和美雅完全抛开了处女的矜持,竟然「身不由己」的剧烈呻吟起来,仿佛已经屈服在春药的作用下。

  暗暗在心里发笑的陆博行当然明白这些情窦初开的花季少女羞涩矜持欲拒还迎的心理,抹药水什么的就是让她们有个发情的借口而已,药效哪有这么快就发作的。当然,给处女开苞这种事情,上点女人专用的春药绝对是助兴的好东西呢。
  尚在发育期的青春少女当然没有成熟女性那样丰盈圆润,粉嫩的乳头都是小巧而纤细,红艳艳的相当可爱,手感也硬挺的多。将青春的处女身体搂在怀里,少女特有的体香慢慢沁入鼻孔,陆博行不由一阵陶醉。他享受着悸动不安的青春胴体,这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呢。

  早已按耐不住的陆博行将他蓄势待发的肉棒掏了出来,在爱液泛滥淫水潺潺的粉嫩肉缝里简单的研磨了数下,肉棒便粗暴的闯入处女紧窄的门户。先是冬丽,后是美雅,都是随着「噗嗤」一声,势如破竹的肉棒已然贯穿了薄薄的处女膜,陆博行那又粗又长的肉棒居然在一瞬间便完全没入了体内。他一边受用着处女特有的紧窄和青涩,一边疯狂的揉搓着稚嫩的双乳,肉棒更是凶横的狂插猛干,如此上下结合,都是只用了几分钟,就将破瓜的冬丽和美雅送上了人生中第一次快美的高潮。大股磅礴的淫水混着落红的贞血汹涌而出,沿着修长的大腿不停的滴落,把自己脚下都浸湿了一大片。

  陆博行享受过冬丽和美雅那稚嫩紧狭的阴道,她俩那青春娇美的少女胴体在狂热的性爱中不停的颤栗抽搐着,时而紧皱、时而舒展的黛眉显示着她俩心中的激动和不安。自身的动情加上药水的作用,她俩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冲上了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性高潮。

  冬丽和美雅感到尤为难堪的是,随着陆爷爷拔出那粗长坚硬的血色肉棒,她俩那翕动的玉门都会猛然喷出一股混着贞血的淫水,在空中划过一道五彩缤纷的弧线后淅淅沥沥的落在地上。这幕场景使围在一边的女孩子们都看痴了,她们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的交合处,红红的面庞更是娇艳欲滴。

  冬丽和美雅保持着上身前弯的姿势,春情荡漾的内心使青春娇美的少女胴体在不停的战栗。陆博行随手拾起两根长长的栉木,他略微瞄了瞄便把栉木的尖端对准蠕动着的粉色玉门慢慢推了进去。在顶到阴道尽头时,他坏坏的一笑,而后猛然发力,长长的栉木便在冬丽和美雅痛楚的闷哼声中深入到体内一大截。
  穿刺处理专家陆博行当然清楚穿刺女人时她们会有的种种反应,在冬丽和美雅尚未适应痛楚时,他会暂时停止栉木的前行,改为短促而迅速的抽插。比任何肉棒都更为粗壮的栉木很快就会撩起冬丽和美雅的情欲,再加上已经起效的春药的配合,用不断积蓄爆发的性快感抵消了部分穿刺产生的痛楚。然后左右开弓的陆博行便继续平稳的将栉木缓缓送进冬丽和美雅的身体。

  当冬丽和美雅感觉到自己的咽喉开始发甜时,聪明的少女便主动的昂首挺胸并张开了嫣红的小嘴,紧接着栉木那染血的尖端就从她的口中露了出来。激动的泪水溢出了仰面朝天小嘴和阴门被栉木撑得涨满无比的冬丽和美雅的眼眶。
  陆博行熟练的将贯穿了冬丽和美雅的栉木封好圆顶,这时才把碍事的浅灰色水手服脱掉,然后是短裙和鞋袜,让她俩的青春胴体完全赤裸。这时,他才把她俩的双手反剪,用她俩那背搭式乳罩当绳子细细捆好,这样就能使她俩保持着昂首挺胸的姿势,让那对发育中的乳峰显得更为挺拔高耸。一副镣铐把脚腕固定在栉木上,她俩的双腿自然的分开,将两腿间与栉木紧密结合的阴唇、阴蒂尽数显露出来。冬丽和美雅娇嫩的私处紧紧匝着贯穿自己栉木,粉色的软肉本能的吮吸着粗糙的木棍,晶莹的雨露混着丝丝的鲜血顺着栉木流淌下来。

  由于美雅的体态更为高挑修长,身材凹凸有致,为了更完美的凸显她那诱人的身体曲线,陆博行还特意调整了一下固定镣铐的位置,让美雅的双腿以不同的幅度微微弯曲,这小小的变化却犹如点睛之笔,将穿刺在栉木上的美雅变成了一件和冬丽同样完美的艺术品。

  「现在该你们了。」陆博行提过大斧提醒着看呆了的女孩子们。一语惊醒梦中人,她们捂着私处按着酥胸涨红了俊俏的脸儿纷纷跑回了各自的位置又排起了一字长龙。不用说,春情萌动的她们私处都是湿漉漉的了。

  「文欣,给你个任务,来这边把处理过的祭品整理干净,竖起来时祭品除了不影响美观的肉色丝袜之外是不允许有别的东西遮掩的。」看到文欣无所事事,陆博行便安排给她一项工作。

  「陆爷爷,欣儿保证做好!」文欣回答的很干脆。

  还是那个排在第一的少女,她还是毫不犹豫的主动趴在了血淋淋的斩首台上,把自己那雪白修长的脖颈搁在了血腥刺鼻的凹槽处。她那还是圆锥形的乳房虽然称不上丰盈圆润,可是小巧而纤细的粉嫩乳头相当诱人。

  「跪起来,把腿打开,脖子保持着别离开凹槽。」陆博行纠正着女少女的姿势,使她变成了撅着屁股的姿势,并顺势勾着她那内裤的边沿让那团小布料拉到了大腿弯处。看到裆部那湿湿的水痕,陆博行会心的一笑。

  「噗嗤」一声,那昂扬的肉棒顶端已经突入了花径之中。陆博行大力的揉搓着稚嫩的双乳,肉棒更是快速进出狂插猛干,不过十六年华的少女稍显稚嫩的阴道特别紧狭,现在却勉力吞吐容纳着陆博行那粗壮的肉棒。青春娇美的少女胴体在狂热的性爱中不停的战栗抽搐,不断流泻而出的丝丝贞血证明着她的处子身份。
  用这样近乎粗暴的办法对付这些都是十五、六岁的青春少女最为合适不过,更容易使她们快速爆发激烈震撼的性高潮。

  陆博行看着身下少女的小嘴中不停的发出一阵阵模糊不清销魂的呻吟声,她那挺拔的乳峰在颤动摇摆,性感苗条的身体震颤紧绷着,知道她已经享受到高潮爆发的美妙滋味了。于是,他把她抽搐着的身子凶狠的按回去,确保她那修长的脖子始终端端正正的搁在凹槽上,然后拂开颈后的秀发,在她高潮泄身的同时,斧头便吻上了她的雪颈!

  文欣听到一声斧刃斩断颈骨时所发出的闷响,少女的脑袋便带着高潮时特有的迷醉表情飞了起来,同时一股的血泉从斩断的玉颈断口中喷涌而出。令文欣惊讶的是,她那无头的尸身却仍然配合着陆博行的动作在不由自主的疯狂扭动震颤着站了起来,她在让陆爷爷享受着她那最后的温存。当那无头的身体颓然软倒时,陆博行却毫不怜惜的借势一推,让她那无头尸身软瘫在斩首台下。

  下一个女孩子娇小玲珑,圆脸,齐脖短发。她胸部平平,双乳基本没有发育,瘦瘦的腰身盈盈一握,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一个可爱的萌妹子呢。别看她还没怎么发育,可是她的小内内居然也湿透了裆部。陆博行看到她红润的肉缝已是湿湿的了,阴阜虽然隆起的不高,却萌发出了几根稀疏的阴毛。

  陆博行的肉棒毫不客气插了进去。少女稚嫩的阴道特别的紧狭,紧紧箍着那粗大的肉棒,若不是已经动情的少女阴道内蓄满了爱液,肉棒的抽插都颇为费力。
  她的阴道很浅,根本无法全部容纳陆爷爷的肉棒,这也使得每次插入都直达子宫,给她带来的震撼更为强烈。陆博行的抽插还没用了多少下,她便哆嗦着泄了身子。

  于是,她那凝固着高潮时特有的迷醉表情的臻首随着大斧斩断自己脖颈的闷响飞了出去。她没有象第一个少女那样站起身来,只是伏在那里痉挛抽搐,陆博行抽出肉棒用脚一勾,她那还在颤栗着的无头尸身便跌落斩首台软瘫在了那里。
  女孩子们秩序井然,一个个依次走上斩首台喋血授首。她们都享受到了陆爷爷的肉棒,只是享受到的高潮程度有所差别。忙的不可开交的文欣望着自己朝夕相处的同学们一个个变成了无头艳尸软瘫在斩首台下,她不得不佩服陆爷爷玩弄女孩子的高超本领。每个同学她都看的分明,没有一个不是在享受高潮巅峰时被斩的,斩落的头颅无不凝固着满足惬意的微笑。她们都是在一两分钟之内便冲上高潮的,最快的只用了不到半分钟,令文欣不禁咋舌。

  斩首台下香艳的无头尸堆越积越高,文欣剥掉的水手服、乳罩、小内内、白袜无不沾染了斑斑的血污。随着最后一个女孩子的无头尸身加入其中,陆博行放下了依然斧刃寒光闪闪的大斧。

  「文欣,干的不错。」陆博行笑眯眯的望着满身腥红点点的文欣,她虽然尽量躲避,可是身上还是沾满了血污。

  「陆爷爷,现在我的同学们都去了,是不是该穿刺我啦?」文欣说着直起腰来,她已经把最后一个被斩首的同学的无头尸身剥光了。

  「不急,现在还有时间,天还亮着呢。」陆博行说着跳下斩首台。

  「陆爷爷,您还想着那个赌约啊。您赢定了,我们全班七十二个同学,现在就剩下我自己啦。用不了十分钟,您就能把我给穿好了的呢。我们女孩子真没有用,这么多在一起让爷爷您轻描淡写的都给收拾掉了。」文欣说着撅起了小嘴。
  「」文欣哪,别不开心,等会爷爷让你好好享受享受。「陆博行说着揽住了文欣的柳腰。

  「别介!冬丽和美雅还有气呢!」文欣红着脸躲避,可是身子却酥了。
  「没事!你们同学中哪个小穴没让爷爷插过啊?」陆博行把文欣拥得更紧了,那硬硬的小馒头顶在胸前,他感到很惬意。

  「唔!」一声娇吟被压进了咽喉深处,文欣的小嘴被结结实实的堵上了。
  她瘫软在了陆博行的怀里,任他的双手在自己周身肆虐。不知不觉之间,文欣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丝不挂的裸体。

  冬丽和美雅现在一动也不能动,她俩被穿刺以后就摆在了那里,看到陆博行在玩弄自己的班长文欣的赤裸胴体,随着一股热流涌上心底,她俩居然又爆发了一个小高潮。随着那迷人的身体在不停的蠕动,娇嫩的私处紧紧匝着贯穿自己的栉木颤栗,居然又吐出了一股混合着丝丝鲜血的晶莹雨露,顺着长长的栉木缓缓流淌下来。

  冬丽和美雅意识到这才是一次真正的性爱。陆博行连破她们全班除了班长文欣之外七十一个同学的童贞,还把她们都送上了愉悦的巅峰,可是他没有剥光过她们中任何一个女孩子的身子,也没有在她们中任何一个女孩子身上射过精。她们小穴中流出的,除了她们破贞的落红,就是她们自身泄出的爱液。而现在,文欣的娇吟是那样的迷人,她享受的高潮跌峦起伏,整个人都陷入了癫狂。她那精致的穴口溢出的粘液虽然没有了落红,却是混合着白浊精液,那不同的色泽显而易见。

  陆博行抄起一根栉木,他要穿刺文欣了。玉体颤栗着文欣将自己那纤细柔软的腰肢向前弯曲,让自己的上身躯干与大腿成标准的九十度直角,同时将自H己丰润白皙的修长玉腿分开牢牢站稳,她双手扶着膝盖做好了准备。这个已被她练习过无数次的动作这次做的极为标准,以前的努力付出都是为了现在。

  那根东西真的插进来了!而且在自己的肚子里不断的前进!用小穴勉力吞噬栉木的文欣终于充分感受到了被活体穿刺的奇妙。既有那锋利的尖端戳刺着自己五脏六腑带来的痛,也有由细到粗的栉木撑开穴口摩擦着阴蒂所带来的奇妙快感。
  技艺高超的陆爷爷避开了腹内的重要器官,甚至连九曲十八弯的肠子都未损伤到,最后才戳破胃囊进入了食道。栉木仍然不紧不慢的逐寸深入,欣感到自己嗓子眼在发甜,聪明的少女便主动的张开了嫣红的小嘴,紧接着栉木那染血的尖端就从她的口中露了出来。

  文欣感到那根贯穿了自己的栉木似乎成了自己身体的中心,体内汹涌澎湃的快感使她的周身如同过电一般在震颤。她的心中洋溢着无比的幸福感,在勉力挤出几声含混不清的舒爽娇媚呻吟后彻底放松了自己整个的身心。

  陆博行横拿着栉木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他使文欣的身体正面朝上,她那两条白嫩的大腿羞耻的大分开来,被栉木撑开的小穴和胸前隆起的乳峰一览无遗。那微微起伏的胸膛,证明着她的鲜活,也证明着他又成功的完成了一次活体徒手穿刺。

  余下的工作对于陆博行来说真是轻车熟路。他熟练的拿起一根根不同的栉木,一次次对准不同的少女各有所妙的私处中一冲而入,然后从断颈那里冒出染血的尖端来。因为已不必顾忌脏器的损伤,所以他的穿刺速度极快。斩首台下瘫软在那里的足足六十九具无头妙龄女尸,很快便被栉木彻底贯穿,变成了她们活着时梦寐以求的无头祭品。

  完成了手头的工作,天色仍未黑透。陆博行欣赏着完成穿刺之后的稚嫩胴体,把玩着那一张张被栉木填满撑开的小穴。因为这些丫头都是在高潮时被斩的,她们那充血的阴蒂都胀大了不少。只是她们已经失去了生命,再怎么捻弄也没有反应了。可是被活体穿刺的冬丽和美雅就不同了,略微捻弄一下充血的阴蒂,她俩的身子马上便会蠕动一下,同时紧匝着栉木的私处软肉会本能的翕动起来,泄出一股晶莹的混合着血丝的雨露。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她俩那旺盛的少女生命力还没有耗尽。

  六十九颗西瓜般的少女臻首滚落了一地。陆博行提着她们脑后的秀发,把她们一颗颗扔到堆积着的人头堆里。一个个娇媚的面孔一闪而过,她们不会在陆博行心中留下任何印记。她们也知道自己仅仅只是陆博行生命中的匆匆过客,尽管自己为他付出了贞操和生命,目的就是让他把自己做成祭品,这样的结果是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向来不勤快的陆博行自然不会辛辛苦苦去把已做成无头祭品的女孩子们竖在祭园内,这不他拿起电话通知负责安置祭品的人明天前来安置。不过陆博行还算是有良心,被活体穿刺的冬丽和美雅还有文欣,是他扛着亲手安置在了祭园里面。
  虽然冬丽和美雅还有文欣被挂在半空仍用眼神为他送行,可是薄情的他竟然连头都没有回过。

  想到满是血腥的临时处理点,陆博行知道这里是该来次大清理了。虽然女孩子们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悦,可是进入临时处理点时掩鼻的动作,还有跪在斩首台上的女孩子脖子搁在凹槽处时皱眉屏息的神情,都让他记在了心里。陆博行自己是没有那个心思的,他想到了完成这个的任务合适人选,那就是在祭园内负责安置祭品即将满期接受处理的女孩子们。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